全国人大代表乔彬:我就不信黄土地上不生金

来源:admin日期:2019/03/18 浏览:125

记者:听说您在那个年代有公职,咋又想着回去当“村官”?

在老支书的劝说下辞公职回村当了“小组长”

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提出:改革就是要搞市场经济。解放村人也乘着这股思想解放的春风,抢抓历史机遇做决策:解放村的未来,必须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,用高科技产品抢占市场。我们克服一切困难,成了国家大企业——商丘冰熊集团的合作伙伴。一个小村和大国企合作,在当时简直是奇迹,可我们做到了。

乔彬:我1958年出生在解放村,1978年去部队当兵。解放初期的解放村和全国大多数村落一样非常贫穷落后,群众缺衣少穿,食不果腹。

全国人大代表乔彬接受本报记者采访

乔彬:党的十八大和十九大召开后,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,高度重视美丽乡村建设,提出了建设美丽乡村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宏伟目标。我们先后共投资2000多万元,更新改造新村的生活设施,兴建了豫东第一个村级文化广场和商丘市第一家绿色网吧。2015年4月份,投资1000多万,对全村各项设施高标准升级,将新村房屋和社区大门改造成古朴典雅的徽式建筑,对村内道路、文化广场、绿地公厕等设施改造升级……如今的解放村,村容整洁环境美,村强民富生活美,让我自豪。在我担任解放村领头人近30年的奋斗过程中,我深深体会到,解放村所取得的辉煌成就,无不得益于改革开放提供的政策机遇,得益于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,更离不开与我一起团结战斗的好班子和顾大体、识大局,时时刻刻帮助支持我们工作的解放村广大干部群众。

乔彬:解放村位于商丘市区东北角的城乡接合部,毗邻310、105国道和多条城区主干道,地理位置优越。全村面积1.3平方公里,辖5个村民组,2800余人。因为多年来,艰苦创业,实干出彩,我们村被评为“全国文明村”,被誉为“豫东第一村”。

记者:面对严峻形势和考验,解放村如何找到出路?

他就是全国人大代表,商丘梁园区解放街道解放村党委书记、商丘农产品(000061)中心批发市场党委书记、总经理乔彬。两会期间,他接受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记者专访,说起新中国成立70年来村里的种种巨变,感慨万千。□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记者张英梁新慧/文沈翔李新华/图

乔彬:这让我压力巨大,大家都想不通,各种担心。好多天我都寝食难安。市、区领导也很理解我的心情,鼓励支持我。经过深入思考,我认识到市场的搬迁,不仅是全市、全区发展大局需要,也许是一次重大发展机遇。

记者:给我们的读者,简单介绍下咱们解放村?

记者:在您创业的过程中,哪一年很关键,或者对您有特殊意义?

记者:那时候,村里是个啥情况?

乔彬:那时改革开放已十多年,前任村两委班子为促进发展付出很多心血,但由于各种原因始终没有迈开发展的步子。当时全村三个产业基本上是“一产劣、二产无、三产弱”,农民是“守着金山没饭吃”。全村2000多人口,只有耕地400亩,人均年收入不到300元,村集体年收入不足3万元,村外欠债280多万元。

记者:面对这个巨大挑战,您是如何应对的?

他原本吃上“商品粮”,耐不住劝跑回去当“村官”;他有过吃不饱饭饿肚子的经历,而今掌管的企业年交易额近400亿;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庄,在他和村集体带领下,成了全国文明村,豫东第一村。

思想一解放,工作就干得顺。新市场筹措资金1.7亿元,仅用110天,一个占地1100亩,设有12大交易区配套齐全的新市场建成试运营。2004年即实现交易额50.2亿元,交易量291.5万吨;而今,已发展成占地2100亩,6000多家商户,年交易额近400亿元,年交易量近千万吨的大型农产品综合批发市场。

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,肉、布匹、盐、煤等必需凭票才能买到,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等高档商品,农村人更是连想都不敢想,全家年总收入不足100元。吃细粮的机会很少,吃肉、吃鱼不敢想。衣服只能是老大穿过了老二穿,老二穿过了老三穿,“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。”

1998年,解放村创建了商丘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。开业第一年,即实现年交易量达11亿公斤,交易额达14.6亿元,利润500多万元。2004年,商丘市委、市政府为招商引资的重大决策和农产品市场长远发展,决定搬迁商丘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,并明确要求在四个月之内完成。

乔彬:我把村干部召集到一起,大家心里都清楚形势严峻,困难重重。解放村底子薄、土地少是劣势,但优势也很明显:离城市近,位置优越、信息灵通……只要我们解放思想,利用优势大力发展村办企业和第三产业,前途还是一片光明。大家达成共识:“无工不富,无商不活”,必须走“以工强村”的路子。当时,我下定决心说:大家一起干,我就不信黄土地上不生金,只要能把咱村经济搞上去,我宁愿掉它10斤肉!

从村集体年收入不足3万元到“豫东第一村”

记者:创业成功,给村里带来哪些巨变?

乔彬:创业的艰辛一言难尽,但我从来没有怕过。1991年,我上任后创办的第一个村办企业——地板砖厂,当年建成、当年投产、当年获利。牛刀小试,接下来又先后办起了木器厂等7个小厂,年终盘点赢利60万元!60万元,对解放村人来说,是个巨大的鼓舞。可我们村干部多了一分清醒:仅靠几个小型加工厂难成大事。

乔彬:1978年我去部队当兵,退伍后,到市医院工作。1985年,村里的老支书阎照宇让我回村担任村民组长,一开始我很犹豫,家人也不同意。但经不住他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,说解放村需要我这样的年轻人。1985年4月,我辞掉公职回到解放村任村民组长。1990年10月,我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。

乔彬:我觉得是2004年,这是我创业历程中承受的压力最大和经受考验最严峻的一年。

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解放村的30年巨变

记者:2019年是个特殊的年份,新中国成立70周年,回想以前的解放村,是个什么样?

记者:解放村是如何创业,一步步发展成“豫东第一村”的?

0